亲爱的学弟学妹们:

你们好!

我是来自秀洲现代实验学校2013级4班的学长杨颖涛。

现在已经是大一的学生了。离开母校已经有三年半的时间了。

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应该都没有见过我,甚至都不认识我。

当我在秀现的时候,我有做过一个秀洲现代实验学校论坛,后来因为各种原因,已经关闭了。

在我初一的时候,也就是2013年,我创建了这个群:⌈秀洲现代实验学校⌋,群号:15499328。

从2013年刚开始的几十人到了2019年最多的1700多人。

毫无疑问,这是秀现历史上最大的群。

但是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们,还在秀现的你们不能加入我们的大家庭。

不是我个人不让你们进来,我个人非常期待你们的加入。

原因是前段时间秀现的校级领导找到我,让我解散这个群。

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是震惊的,我创了六年的群,说散就要散了吗。

他给我的解释是:

有人通过你这个群在学校约架。

事后,我没有去证实过情况是否属实。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。

我给他的回答是:

不可能解散,我只能做到不让在校生进群,踢掉所有的在校生,只允许毕业生。

他有些生气,跟我讲各种没有任何道理的所谓的思想教育。

我想反驳的是,如果有人在微信上约架,通过或者微信诈骗,就该让微信这个App在世界上消失吗?

如果微信消失了,你确定不会有打架的事情发生了吗?没有微信,还有QQ,没有QQ,还有微博。

你永远也禁用不了所有的社交软件,更简单地说,这个群没了可以创新的啊。

学校是教育人的地方,利用解散群这样的方法避免打架事情的发生是非常愚蠢的行为。

改变一个人最根本有效的方式,是从思想上去改变,而不是靠外界一味地约束。

孔子提出的 ⌈以德治国⌋ 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哪怕他以教育局在调查这个事情各种来恐吓我,但是我还是坚持了没有解散。

因为我的个人原因,没有空余时间管理这个群。

所以我最后的决定是没有让在校生进来。原因如下:

第一,我不想学校调查哪些人进群了,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第二,我不想再接到那个 ⌈校领导⌋ 的语音电话。

第三,我希望能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学习知识上。

真的很对不起。你们不能加入这个群。

不过我向你们承诺,当你们毕业的时候,你们一定能够加入我们的大家庭。

你们可以一个年级的人都进来,一起回忆那些年你们在一起的美好回忆。

请你们帮助我转发给所有2017届、2018届、2019届的学弟学妹们。

谢谢。

PS:我认为以扇学生巴掌为教学方式的人不配当老师,更不配当校领导。

2019年12月19日晚写于上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