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 前言

这里的“站街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⌈站街⌋ 。只是为了考驾照必须要进行的 ⌈文明劝导员⌋ 工作,不知道在别的地区是否需要,在浙江省应该是必须要的。

# 记事

因为之前暑假要上课,没有预约站马路,而到现在都还没完成这项流程,导致考完科目三道路也没办法考科目三理论(有的叫科目四)。按照正常的情况,这个暑假站完马路去考理论就能拿到驾照了,可就是因为这个不平凡的 ⌈2020⌋ ,疫情严重,一直都在家隔离,预约了两个月也还没有消息。上周,总算是有了消息,我朋友发给了我安排的表格。

时间:4月28日 8:00-10:00AM

地点:斜西街和禾兴南路交叉口

7点多也许是因为早高峰,七点起来也差点迟到,最后还好提前了两三分钟还是抵达了。穿上红色的安全劝导员衣服和小红鸭舌帽,举着 ⌈文明礼让你最棒⌋ 牌子,站在路口就开始了。说实话,这是第一次在室外呆呆地站两个小时。感触挺深,因为发生了一些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第一件事,是关于一个骑车的路人。是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,骑的是一辆类似于自行车的电动车。在过路口的时候,速度相当的快,过路口遇到绿灯,好像丝毫没有刹车的准备,而是全速经过,到路当中的时候,离旁边的一个老阿姨特别特别近,远看就要撞上去了,老阿姨吓得急忙停下了车,而他则大吼一声,继续往前冲,当他冲过路口的时候,又大吼了一声。当时的我,看着这一幕,其实不太能明白这个中年男子这样做是为了什么,难道是为了引起注意吗,还是单纯的精神有问题呢。

第二件事,是关于两个普通的行人。一个是中年妇女,另一位是中年男子。中年妇女呢,手里拿着包,过了马路走了几步,又回头过马路,走了几步又回头过马路,就这么来会地穿马路,大概有个三四次吧,一共持续了十多分钟。而另一位呢,则就比较奇葩了,他拿着手机过马路,在距离对面马路不到三步远的地方停下了,开始低头按起手机来,保持着这个姿势大概有三四分钟,是在马路的1/4处站着。我挺想劝导他,过了马路再看手机吧。但是呢,看着他满脸紧张的神情,我没这么做,只是静静看着他,和他左边的车辆是否会过来,还好那是9点多,已经过了上班的高峰,也只有一个老爷爷骑电动车经过。

第三件事,是关于一个挑担的卖家。他是一个大约50来岁的男子,挑着担,两边是两个很大的包袱,肩上背的是一个米奇的书包,右手拿着一根棒子。其实,刚看到的时候,也没有觉得他很特别,只是一个普通的卖小东西的卖家而已。但是,就在下一秒,他走到我面前,挥动着棒子跟我说,“别站在这里了,快回家吧,回家吃饭去,在家里多好”。他刚说完,就说了句“再见”,就离开了。我没有作出任何回答。从他的声音,可以听出,是一种嘉兴话式的普通话,他应该就是本地人吧。我目送着他过马路,他到了马路的另一头,也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劝导员女孩子,他对女孩子也说了同样的一番话,也说了一句“再见”。当我目送他越来越渺小,直到消失在我的视野里。内心有一丝暖暖的,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把我们这般年纪的孩子,都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希望他们能够回家吃饭,多待在家里,担心我们在外面不安全。

第四件事,是关于一个行政执法人员。他是一个管理车辆停放的人,骑的是一辆电动车。在中国工商银行嘉兴市分行的门口,听了一辆浙A打头的小轿车,只见女车主刚进去四五分钟,他就骑车赶到,拍下了车子的前边、侧边、后边、内部,然后在雨刮器上夹了一张罚单。后来,女车主从银行办完事情出来了,她似乎有些意外吧,跟旁边的男子嘀咕了几句,开车离开了。而当他刚离开,又来了一辆车,而他就更惨了,刚停下两分钟,执法人员就来了,我当时真怀疑他是不是在这里安了监控。当他刚想拍下第一张照片的时候,男子冲了出来,喊道“我马上开走”。执法人员什么都没说,骑上车就走了。再后来,又来了两辆车停在了同一个地方,当我离开的时候,还在那,但是执法人员还没有来,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许都侥幸逃脱了,又或者两辆车都吃了罚单。我不得而知。

# 后记

写这段文字,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目的,仅仅只是为了记录自己最最接近社会生活的一天。生活中,总会有那么些奇奇怪怪的人,有人疯疯癫癫,却是一片好意。而有人如今疯疯癫癫,谁又知道当初的他经历了些什么。也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有机会,呆呆地守在一个路口静静地张望两个小时,也许再也不会了。也许这就是我人生唯一的一次,也是最接近生活的一次。

想想当我大学毕业,工作以后,自己开车再经过这个路口的时候,再也不会遇到今天所遇到的所有人。而这个路口的牌子,永远都不会变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 ⌈物是人非⌋ 。

好了晚安,祝你好梦。